首页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电信线路 | 网通电路 | 帮助

农民工拿到胜诉判决书半年后仍未讨回工钱

文章原载:汕头清通公司队专卖店
文章出处:http://www.l1dy.com/
文章版权:如需转载本文,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,谢谢!

       1场风雪让气温降到了摄氏0度以下,但来自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的农民工李业克和梁园区的农民工李涛、宋玉峰3人,为寻找包工头刘家帮讨要工钱,手攥法院的判决书在商丘的大街小巷跑得满头是汗,终还是连刘家帮的影子也没见到。  李业克说,二零零八年三月,他承包了刘家帮所建设的观堂飞机场3标段招待所的木工工程。因为是朋友介绍的,当时没有签订承包合同。木工工程快结束时,他要刘家帮支付工程款,刘家帮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一五日写下:“机场3标段林州建筑9公司欠木工李业克工程款叁万元,余款等工程结束后再结算。”的证明条,刘家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  工程结束后,李业克多次找刘家帮讨要工钱,无果。今年三月一七日诉至河南商丘市睢阳区法院,五月一四日,法院判决刘家帮支付拖欠李业克的工程款三零零零零元,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付清。  李涛和宋玉峰于二零零八年一零月承揽了刘家帮承包的观堂飞机场3标段的墙壁粉刷工程,今年二月五日,工程结束后,与刘家帮结算,刘家帮应付给2人劳务报酬二零四零零元,并约定二月二五日将此款结清,且刘家帮写有欠条。后经多次催要,刘家帮以种种理由推托。无奈之下,2人今年四月七日诉至商丘市睢阳区法院,六月二六日,法院依法判决刘家帮支付李涛、宋玉峰劳务报酬款二零四零零元,要求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付清。  但半年过去了,3个人手拿判决书却找不到刘家帮。“其间我们也申请了强制执行,但法院要我们自己先找到刘家帮。自从我们打官司以来,刘家帮的手机打不通了,小灵通也换号了,他家在哪儿,我们也不知道。半年来,我们找遍了商丘市的大街小巷,但现在连个影子也见不到。”3个人说起半年来寻找包工头的张柏芝 儿子 改姓,苦不堪言。  一一月一五日下午,笔者关联上这两起案件的审判员睢阳区法院李口法庭庭长张国强,张国强解释说,目前3人的案子都已经进入执行程序,执行通知书也送达了刘家帮手里,但刘家帮接到执行通知书后就再也找不到人影了,我们法庭人手也不足,不能天天盯着这1个案子。下1步,当事人李业克、李涛、宋玉峰还要积极配合法院寻找刘家帮的地址或可供执行的财产,如果实在找不到可供执行的财产,只好等到春节刘家帮回老家过年时,我们再采取司法扣押的强制措施,敦促刘家帮履行还款义务。  “等到过年?要是刘家帮不回家过年咋办?我们3个人就非得等到刘家帮回家那1天?”听到这样的答复,3位农民工真是欲哭无泪。  法院要帮助公众坚定起对法律的信仰  田杰  近些年来,农民工为了讨要自己的合法工资,已经流了太多的泪水,更有甚者,还有的农民工因讨薪而被殴致伤或被殴身亡事件发生。此类悲剧的不断上演,不但深深地刺痛着公众的心,也损害着社会的公平与正义,直接影响着执法机关的公信力。  仨农民工讨薪半年见不到债主的身影,又不知债主家居何处,只能满大街寻觅。针对此案,“执行难”难在何处,不言自明。  曾有农民工为讨薪画了1张维权“线路图”――找开发商或施工单位,单位让你滚蛋;找政府及主管部门,工作人员推诿扯皮,跑断腿也解决不了事;找仲裁部门,调解是个“马拉松式”;诉讼法院,法院审理成本高、时间长。而更有甚者,就是像这仨农民工1样,打赢了官司拿不回钱。近年来,不时有人在大街上叫卖“法律白条”,就是典型的事例。  法治社会的基本要义就是让公民信仰法律,让公民通过司法途径依靠法律手段解决矛盾、冲突。法院判决只是完成了案件的审理程序,是第1步,有效执行判决,才能使案件终结。眼下又临近年终,讨薪事件会有所增加,笔者希望司法机关加大协调、执行力度,让民众确实坚定起对法律的信仰。